聚焦烟草专卖法律法规修改(2)

建立更加科学严密的烟草专卖执法保障体系

【作者:邓连芝  发布日期:2010-07-29】

      本次烟草专卖法律法规的修改,集中在对烟草专卖制度的刑事和行政保障方面,通过对涉及烟草犯罪定罪量刑规则和烟草违法行政处罚程序的规范化,为烟草专卖法律制度设置了科学、严密的执法保障体系。

定罪量刑与社会经济发展一致

      顺应刑事立法的发展,解决原《烟草专卖法》所引用的相关刑事法律法规已经被修订的不协调之处,并进一步从司法角度对涉及烟草犯罪的定罪量刑问题做出集中解释,使烟草违法犯罪的定罪量刑与社会经济发展相一致,有利于更好地、更准确地认定涉及烟草犯罪和实现更科学、统一的量刑,达到更有效地预防和惩治涉及烟草犯罪的目标。此部分修改主要体现在两个立法层次上:
      从法律的层面,修正《烟草专卖法》中与现行刑法不一致之处,使《烟草专卖法》所援引的刑法法条与罪名等与现行刑法体系相一致,如:由于1997年刑法修订时取消了“投机倒把罪”这一罪名,而将原投机倒把罪调整的行为纳入非法经营罪,因此,将《烟草专卖法》原第38条所指向的“投机倒把罪”修改为“犯罪”。
      从司法解释的角度,由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涉及烟草犯罪的具体司法应用作出明确解释,同意定罪量刑标准,对司法实践中办理非法生产、销售烟草专卖品等刑事案件时的归罪原则、未遂处置、涉案金额和非法经营额的计算标准、情节严重的认定、犯罪竞合、共同犯罪等情形的处理原则作出明确界定。

增强实践操作性

      对国家烟草专卖局原于1998年9月2日颁布的《烟草专卖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原规定”)从体例和内容上进行全面修订和重新发布,一方面使之符合上位法《行政处罚法》的体例顺序,增强实践操作性,推进烟草专卖执法实践的发展;另一方面,在程序上和内容上对烟草专卖执法中的行政公权力予以规范和限制,强化了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的内部监督和层级监督,明确执法部门和人员违法执法行为的法律责任,为防止公权被滥用设定了高压线。
      在总则中较原规定增加了“规范烟草专卖行政处罚的实施”(第一条)、“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公平公正、公开透明,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第三条)等规定,作为烟草专卖行政执法活动的基本原则,体现了本次修改中规制行政执法权、保障执法对象的程序和实体权利的立法本意。
      在烟草专卖执法的办案程序方面,对烟草专卖行政执法部门的办案程序进行了全面梳理:在案件管辖权方面,维护法制统一,增加了提级管辖、指定管辖等规定,明确了对于无权管辖的违法案件必须移送其他机关管辖,避免越权处罚导致行政处罚无效的后果,尤其是对于涉及犯罪的,必须移送司法机关管辖,不得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删除了管辖权下放、协商处理管辖争议的规定。

为防止公权滥用设定高压线

      为避免权力滥用,增加了执法人员当场作出处罚决定后应当在2日内报送本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备案和受报部门须及时审核以及发现错误应当及时纠正的要求,以防范执法不当带来的损害;在普通程序的办案程序上,对立案、调查取证、审查与决定、听证、执行等作出修改。
      对立案的期限、应立案情形和立案程序进行细化,明确规定一般案件应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由于案情重大复杂需延长立案审查期限的,须经本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批准并告知当事人。
      对执法机关的调查取证原则、方式、程序、期限等做出规定,明确以依法全面、客观、公证地收集、调取证据材料作为工作原则,增加和完善了书证、物证、证人证言、询问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的提取程序,增加了证据鉴定、请求其他部门协助取证的程序。
      为防范执法风险,增加了执法机关内部法制工作机构和专职法制工作人员的事前审核程序,完善了对当事人的改制、送达程序的规定,增加了处罚决定的集体讨论机制。
      对于听证程序的适用范围作出调整,解决原规定八万元以上罚款以及责令停产、停业的听证范围与现行刑法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起刑点的冲突,改为一万元以上罚款、没收较大数额的违法所得或者违法烟草专卖品、责令停产、停业、责令关闭、取消从事烟草专卖业务的资格均属听证范围。
      对于行政处罚的执行方面,增加了对于当事人逾期缴纳罚款的惩罚性规定(即每日按罚款数额加处3%罚款),对取消烟草专卖资格后注销烟草专卖许可证予以明确。
      强化了烟草执法的内部监督,规定了上级机关法制工作机构和人员对下级机关的行政处罚案件定期进行案卷评查,明确上级机关对于下级机关的错误处罚决定除有权撤销外,还有权直接予以变更,并明确了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内部法制工作机构或专职法制工作人员对本部门专卖执法行政处罚案件的监督权。

上一篇:“五五”普法成效明显 下一篇:聚焦烟草专卖法律法规修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