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头凤

【作者:广州卷烟厂 张恺溪  发布日期:2017-09-04】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自读过这首词,“沈园”就成了我魂萦梦系之地。终有一年游江南,迫不及待直奔沈园而去。那日,夕阳的余晖还未完全隐去,我们信步园中,观赏荷塘,踏着石头小道穿行林荫,四处打量古亭遗迹,转过一个弯,两块刻着《钗头凤》的石碑不期然出现在眼前。
     该怎么说那一刹那的感觉?仿佛时空蓦地静止了,只剩下观者和黑地白字的碑和当年的情怀。又或说,是时光的大门瞬间打开,将宋时风月宋时人送回了眼前?还是说,是我们错乱了时空,只醉心于这凄婉的爱情?
     不知这碑是否当年陆游为纪念唐婉而手刻的那一块,只觉被翠竹环绕的两块石碑,像极了默然无语的墓碑,《钗头凤》便是世界上最无奈也最凄美的铭文,铭记一段不曾死去的爱情。
     陆游唐琬,生不同时,死难同衾。而千百年后,两人却以这样的方式“合葬”,一并留下传唱千古的绝响,留下令观者闻者唏嘘不已的传奇。于他们二人,算不算一种安慰?原是一生一代一双人,奈何相思相望不相亲?是谁忍心让有情人两处销魂?从一别后,天又将为谁春?
     离开钗头凤碑,在闲逛园中,心情却再无法平静了。忍不住地想,陆游重遇唐婉时,园中也是这般绿意盈盈么?他诗中写“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是否在桥上遇见?会是我脚下这座吗?当年的他,是在这里一抬头重遇那令自己一生难忘的女子么?见她分花拂柳而来,他是怎样的神情?千言万语哽在喉头,最终可化作黯然一叹?而她,隔着摇曳的柳枝看自己梦中心里念念不忘的他,又该是怎么的神伤?
     唐婉看到陆游留下的《钗头凤》,合了一首同题词,不久便郁郁而终。那时陆游为避开伤心地,北上抗金,直到四十年后重游沈园,方知伊人墓草已拱,空余两阙《钗头凤》——那竟是二人此生最后的唱和。
     年少时总以为只要情深便可千年万年,谁曾想,参商永隔也不过是瞬息之间。沈园柳老,斯人憔悴,只盼这一世凄风冷雨过后,下辈子不要沈园的千古闻名,只求一段平凡美满的爱情。
上一篇:留爱在厨房 下一篇:战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