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爱在厨房

【作者:韶关卷烟厂 李蕙轩  发布日期:2017-09-04】

     万青有句著名的歌词,“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说到底,志短只因情长,能把人困在厨房的,只能是爱。
     想来觉得奇怪,我们这帮新同事,最会煮饭的不是女生而是男生。他们做菜有兵家气,锅瓢盆碗在其手下也不自觉地铿锵起来。我也乐意下厨房,跟他们几个开天辟地的气势不一样,我谨遵食谱的教导,恨不得放多少面粉都拿到天平上称一称。可能我还是觉得做菜太累了,所以每次去蹭饭都选择洗碗。
     煮饭的人在厨房里忙活,等饭的人,多多少少会牵挂他的。刚油爆的小龙虾,刚上锅的卤鸡脚,刚掀盖的咖喱饭,食物的香气从门缝里溢出来,把厨房内外连在了一起。每一个做饭的人,都是一个闪闪发光的魔法师,看起来很孤单地挥舞铲子,其实呢他知道背后有馋兮兮的众多目光。他纯熟地掐一下葱,把胡萝卜切成了碎丁,那姿势,流畅骄傲得像在表演。
     可是洗碗的人呢,那就真的是一个人了。肚子一饱,神情也就倦怠了,懒得再说感谢的话,更不想碰到油腻腻的盘子。洗碗的人站在哗啦啦的水龙头前,戴着橡胶手套,还是隔绝不掉残留食物的讨厌触感。是需要非常非常多的爱,非常非常多的耐心,才能心甘情愿地留下洗碗吧。
     年岁渐长,理想被揿灭,生活之能往精细化发展。我们开始把做饭,当成人生价值的微观体现。当初躺在被窝里想的那些治国兴邦安天下的妙计良策通通都撂下了,只有一点掌火候摸咸索淡的功夫裨益不浅。烧饭和做项目一样,都是自我满足感逐步上升的过程,观众在期待,目标在成形,步骤在完善,一切都在往哪个峰值走。
     而一旦饭菜都端到了台面上,巅峰一过,意义就急速下滑。没人觉得洗碗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也没有人对洗碗的人牵牵挂挂。这是一桩全靠意志力维持的差事,是一场无人加油的马拉松。
     厨房如战场,厨师如大将。而洗碗的人,却是清理者。他们默默收起折戟沉沙的刀具,丢掉缺胳膊少腿的蔬菜。他们不是被记住的人,是被留下的人。
     写字的矫情,洗碗的人温厚。是要有很多很多的爱,很多很多的耐心,才能让吃完饭的人叼着根牙签就舒舒服服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吧。
     烧饭的人成了一支万花筒,扑簌簌地抖落惊喜,让你不断凑前来,像个橡皮糖。而洗碗的人成了一扇门,答应你说,什么决定都可以回转,什么关隘都足够你回身。
上一篇:牛车碾过红土地 下一篇:钗头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