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永远年轻

【作者:韶关卷烟厂 徐叶巧  发布日期:2018-01-01】

    常常,一封信,一首歌,一份礼物,便会勾起某些人,某些事,某些心境。赵雷的《理想》便是如此。
    满腔热血一无所有的行走、埋头苦读整夜无眠的孤独、为爱告别家乡转身就走的决断,每一抹追逐都是理想烙下的印,就像,很多路人,却因此成了友人。
    想起一枚故人,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忠实拥趸。不时接到他的电话和短信,此刻在中哈边境的小旅馆给你拜年,此刻在万里冰封的东北发呆,刚刚在帝都丢了心爱的手链,却无意中在西北的荒漠上遇到了真爱。短暂的大学四年,当我们埋在图书馆读万卷书时,他却已用脚步丈量完了祖国这个版图。
    相见时,他脸上粗糙的皮肤根本挡不住内心的酣畅淋漓。
    一次又一次,我们谈着彼此的理想,他果敢直接,扬言一直走下去。我五彩斑斓,一个又一个理想来回厮杀,一名笔能伐恶的新闻名记,一名能走又能写的自由旅者,一个笔随心动的文人。
    多年已矣,故人依旧一脸不拘,但却在西南天府之地,过着朝九晚五的烟火尘嚣。我也早已偏离新闻轨道,在格子间循规蹈矩,过着笔随活动的寻常岁月。二人再谈理想,已是赵雷歌声满天飞的当下。
理想果然永远年轻,毕竟都曾是爱折腾的人,谈起它,依旧热血沸腾。故人未婚,正努力挣很多很多钱,他说走完了中国的版图,往后他更想带着心爱的姑娘一起周游列国。然而,按部就班的我并没有成为云游四海的文艺青年,走在街上,过得和每个来去匆匆的上班族一模一样,琢磨着下班去哪吃啥,上班做啥缺啥。
    如此,理想真的走丢了么?
    并没有,只是刚好遇到了喜欢的人,理想版图里便多了他。只是刚好遇上了生儿育女,又多了他。只是父母越来越老了,父母的理想似乎变得更为迫切。理想哪有走远,不过年岁不同,版图已变罢了。
歌里赵雷问,理想今年你几岁?泪满襟。这种时候常有,奇葩大会赵大晴说起体验人生时泪目,蔡聪说起哈佛盲人学生说“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一样,都是父母生命里最珍贵的礼物”时泪目,知道55度暖男杯的故事泪目,几乎每个电影都能找到泪点。以至于对象揶揄,《歌手》没让我去做群演实在太可惜了。
    友人问,是不是因为生活乏味,所以猛地如此多情?
    傻瓜,每个人生阶段自有他独有的精彩。容易动情,自然是因为经历多了,共鸣点也多了。追逐新闻梦途中,一个人听着录音翻着记录摸黑写稿的白加黑鸡血。追逐自由梦路上,猛然听到家人病重绝望无力的苍凉。寒窗学子梦,风里雨里打着工攒着学费的惊喜。  
    光阴轮换,理想也跟着谢了又开。灰暗有,阳光有,变故有,美好有。因为有他,这一路走来,纵然再多牵绊,竟依旧对生活充满期待。正如当下,那日日挂心头的 “看更多的风景,听更多的故事,读更多的书,走更多的路。”瞬间又变成了“我们一起看更多的风景,听更多的故事,读更多的书,走更多的路。”
    行动尚少,却依旧满怀期待。 
    忍不住欢愉,有理想,真好!
上一篇:其实你很幸福 下一篇:南方的冬